陈科云律师:谢文飞、王默煽颠案,一次“有趣”的律师会见!

2015年6月2日会见王默后得知:广州市检察院个已于2015年5月12日将谢文飞、王默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广州市中级法院也于5月20日向王默送达了起诉书副本。

这次会见,是我在王默被以煽颠罪逮捕并转押至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后的第三次会见。
较之前二次,这次会见格外“有趣”:

办理会见手续时,我问看守所的党警此案是否已向法院起诉,他们竟然如我在5月14日会见并向他们询问同样问题时同样地回答说:“不知道”!

会见手续办妥后,党警特别提醒:此案关系重大,律师会见最好不要“带包”进去,并说为照顾我,特意安排我在通风又采光的101会见室会见。

在我没装着没听见,径往会见区走去时,二个党警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要帮我“提包”!

见我不领情,二党警陪同交接提解手续直奔101会见室坐定后,一个湖南口音的党警马上满脸堆笑走进来套近乎:”听你口音是老乡嘛!我也湖南人啦,大家互相关照哦!”我说我是从不为犯事的官僚党警辩护的,怎么可以关照你呢?这老乡见话不投机,也就直说了:“可不可以打开你的包看看?或者让我拿仪器扫一扫?”我正色道:“我包里没炸弹或其他危险品,我也不是处男,休想拿我开包!”大概是知道我在这里曾经闹个场子什么的,这老乡说话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其实,我们只想知道你有没有带录音录像器材,没别的意思!”我很不客气地告诉他:“便是带了,你们也无权检查!请别妨碍我依法履行辩护人职责!”这老乡似强按着心中怒火,一脸无奈地退出会见室,与陪同我进去会见的另一头目模样的党警到过道上耳语去了!

稍倾,内室一女党警隔窗向我喊话:“101室的律师请107室会见!”

我当即拒绝,并让她立即叫他们的头目过来回话!

一听此言,那正在过道上晃悠的头目模样、警号027750的党警立马闪身进来,十分友善、近似讨好地说:“我就是所长,姓潘;107是贵宾室,有空调的,王默已到了那边等你呢!”
进到107会见室,果然见王默已在那等候多时!潘所亲自帮我打开空调,也不再要开我的包,且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并轻轻地帮我关上会见室外面门,还真把我当“贵宾”伺候着呢!
我清了清嗓子,大声问候并向王默行了个注目礼后坐定,先寒暄后问话,一切按程式进行!由于王默要求自书自我辩护意见,我所要问的话也少了很多!期间,我偶尔看了看王默身后,会见室外至少有三个党警在不远处观望;三次无意推开会见室外的门,竟三次都差点碰了门外那老乡党警的额头!

十二点半,会见完毕。

正当王默要将他亲笔书写的自我辩护词交给我时,会见室外晃悠了整整一上午的潘所长立即冲向王默跟前,快速从王默手中抢走了!还如获至宝,很诡异地向我打了个招呼:“陈律师,不好意思啦,办案单位说要先审查后才能交给你!”

估计是王默在自我辩护词里又写了什么“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党政权不等于国家政权”、“打倒共产党”之类的话语,看过后,这几个在律师会见室外守候了大半天的潘所长、张所长等看守所的大小头目竟大失所望!说这个不能交给我,要交到办案单位去!我说案件已到法院,你们直接交到法院去更好!不料潘所一急就露了馅:不行!国保说要先交给他们!

哈哈,如今,法院也归国保管辖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